知行

印象派,我负责写,你负责看。

唔……突然想写写我流小周,个人向。
周泽楷中心。
不知道能不能写好,可能带联盟玩。

2017-11-23

我把牙拔了。
智齿横生,下牙,两颗。
我不知道这种手术是蒙眼做的……
牙床被豁开,牙被磨碎,钳碎,硬钳着往外拽,整个下牙床跟着咯吱作响,能清晰感觉到骨头碎掉的声音。
一边做完再一边,喉口全是血,又不能吞咽。
我能想象医生是怎么拿着钳子发狠使劲。
蒙眼布刚撤下来我躺在椅子上毫无反应,坐起来的一瞬间泪流满面。
曾经在眼睛底下动刀,沸点零下两百摄氏度的液氮生生烙下来一整块皮肉,不打麻药,一滴眼泪都没掉。
咬棉花止血,嘴唇根本合不上,整个下巴连舌头根本没有一点知觉,喉口干涸了一汪血。
幸而带了口罩。
接下来三天非常难熬,只能吃流食,肯定会肿,可能会发烧,可能会发炎。
要命……
可怕的是我还有两颗上牙早晚要拔。

地铁上回来的...

2017-11-22

想让安哥激情日狮……
小声逼逼…。

……双方都被榨干那种。

2017-11-20

【安雷】Gambler

Freetalk:题目意为赌徒,我流安雷,操盘手设定,金街之狼前传。

 

“当别人疯狂的时候,我恐惧。”

“当别人恐惧的时候,我疯狂。”*

 

一个真正的赌徒应该是什么样。

雷狮刚到拉斯维加斯的时候,全身上下的钱加起来也只有100美元多一点。

彼时他刚从剑桥毕业,终于成功地和家里闹翻,电话里气急败坏地说你翅膀硬了,你从来就不让人省心!那你既然无论如何都不回家上班就别指望我能给你一分钱!而他握着公共电话亭听筒低声笑笑,说行,就这么办。

两分钟以后他的资金渠道被尽数切断,信用卡储蓄卡支付账户APP,全身只剩现金,可怜兮兮的一千几百镑,换成美金两千多一点。

他挑...

2017-11-19

和我妈对面腻在床上玩手机。
 
我:“你抱抱我。”
我妈伸出一条腿搭在我腰上。
我:“……让你用脚抱了么?”

(눈_눈)
 
我妈哈哈哈哈乐乐乐。
 
然后过了一会儿。
 
我妈翻手机,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。
“你去参加非诚勿扰吧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我不去!我不去听见了么!我不去!

就刚才!我弟弟发了张图,正装,很帅。
我妈给我看,特意告诉我说已经有人追了。
我妈:“现在的小姑娘还真是厉害啊……”
然后就看着我。
 
“你看我干嘛?!!!”
 
……我不想要这个妈了,我不想要了真的。...

2017-11-17

介于我找不到安哥,我有了一个梦想……

我想捕狮。
捕一只漂亮狮。
把他宠上天。
把他养刁。
这样就拥有了一只家养狮。

计划通。_(:з」∠)_

2017-11-13
1 / 8

© 知行 | Powered by LOFTER